第526章 不要勉强自己

一早,傅寒江和盛相思,一同去了主楼那边。

临走前,盛相思吩咐了佣人,“若是白小姐醒了,好好招呼,千万别怠慢了。”

“盛小姐放心。”佣人郑重应了。

盛相思这才放心,去了主楼。

自从住进汀清湾,这还是她第一次过去主楼,是陆鹤卿要求的,说是有事要跟他们商量。

穿过花园时,盛相思还疑惑着,“陆老先生有事,跟你商量就是,我有必要过去?”

傅寒江轻笑,“既然叫你过去,估计是家事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到了主楼,陆鹤卿已经起了,打完了一套八段锦。

“来了。”

陆鹤卿招呼着他们坐下,看着傅寒江。

“叫你们过来,是想商量一下……我和你妈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这次,我准备大办。”

话音落,盛相思下意识的看向傅寒江。

比起她,傅寒江显然更吃惊,皱了眉,“结婚纪念日?”

“嗯……”

陆鹤卿叹道,“你回来后一直忙着公司的事,还没有正式跟家里人见过面……正好,董事会也快到了,趁着这个机会,亲朋好友聚一聚,你也公开在大家面前亮亮相。”

默了默,补了一句。

“让大家清楚,你是我陆鹤卿名正言顺的婚生儿子,不是什么野来的私生子。”

傅寒江沉着脸,一时沉默。

这事……他不好说什么。

“那就这样……”

陆鹤卿看向盛相思,嘱咐道,“到时候,你要和小九一起出席,好好准备,该安排的安排好,别出什么岔子。”

“老爷……”

正说着话,佣人过来了,“夫人醒了。”

“好。”

陆鹤卿点点头,站起身,“我先上去了,你们要留在这里用早饭,就让他们准备。”

“夫人,您别乱跑……您还没穿鞋呢!”

楼上传来动静。

陆鹤卿忙加快了步伐,拔高了音量,“慧珠!我来了……听话,别乱跑……”

客厅里,傅寒江和盛相思面面相觑……

他们自然是不会留在这边用餐的。

傅寒江牵着盛相思从主楼出来,好笑的低头看着一直偷瞄他的女人,“有话要跟我说?”

“嗯……”盛相思皱着眉,略带疑惑。

他父母的事,她是知道的,虽然不详细。

“陆老先生和你母亲,现在相处的……挺好的?”

“嗯。”傅寒江颔首,“好像是还行。”

他来过主楼陪母亲吃饭,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皱着眉咂嘴,“是不是挺奇怪的?我刚发现时,也觉得挺惊奇的……明明是一对怨偶……”

经历过背叛,疯癫……

几十年的相互折磨……

如今却还能好好的,相伴在一起。

盛相思默了默,轻挑眉梢,“其实,也不算奇怪。”

“嗯?”傅寒江诧异,“为什么?”

“因为你啊……”

盛相思抬眸看着他,抬起手来摸摸他的脑袋,“因为有你这么个优秀的儿子。”

“?”

傅寒江将信将疑,“我这么重要?”

盛相思撇撇嘴,“陆老先生六子三女,就你一个有资质的……何况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连带着原谅并接受你母亲,并不是不可能。”

孩子,当真是夫妻间最深的羁绊。

“也许吧。”

傅寒江颔首,“他们都老了,年轻夫妻老来伴……”

他自然而然想到了君君,“那相思,我们……”

“快走吧。”

盛相思揉着肚子,打断了他,“饿了……也不知道冉冉醒了没有?”

进了南楼,盛相思首先上楼,去了白冉睡的客房。

白冉已经醒了,窗帘被拉开,微薄的晨光投射进来。

白冉洗漱过后,正从浴室里出来。

“冉冉。”盛相思上前,拉住她的手,盯着她仔细看,“还好,眼睛不肿。昨晚睡的还好?”

“嗯,还好。”白冉浅笑着,点点头。

盛相思暗暗叹息,这事对她的刺激太大了,一夜之间,白冉的下巴都尖了。

“要不,今天别去上班了?”

盛相思不放心她,“打电话请个假吧?”

“不用。”

白冉浅笑着,拒绝了,“我已经没事了……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

“嗯。”盛相思点点头,没有反对。

在这一点上,白冉和她倒是很像。

“冉冉,来……”

时间还早,盛相思拉着白冉坐下,“有些话,是大哥拜托我,转述给你的。”

一提到傅寒川,白冉立时皱了眉。

“他有什么可说的?”

“你别着急……”

盛相思握着她的手,语调轻缓,“我只负责转述他的话,相信还是不信,接受还是不接受……由你自已来决定。你相信我吗?”

“嗯……”白冉点点头。

她自然是信她的,信她不会偏帮傅寒川。

“那你说吧。”

“好……”

盛相思轻声慢语,不疾不徐的缓缓道来……

她说完了,白冉静静的坐着,经历了昨晚的刺激,透白的脸上,情绪起伏不大。

盛相思小心的注意着,“大哥说的,和你的印象,能对的上么?”

“……嗯。”

白冉重重闭上眼。

艰难的开口,“那天……是我走错了房间……”

泪水随之溢出,痛苦的摇着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跑错房间!他又偏偏……”

……偏偏被下了药!

盛相思心疼的抱住她,“大哥说,他后来找过你……但是,那时候,你和司正泽和好了,所以……”

话没说完,但白冉明白。

因为司正泽接受了她,他就没有再打扰。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再后来,大哥出事了……”

成为植物人,昏迷数年。

对白冉遭遇的所有悲惨经历,一无所知……

盛相思抽了纸巾,递给白冉,“大哥所说的就是这些……要怎么做,全凭你的意思,不要勉强自已。”

“我知道。”白冉接过纸巾,擦干眼泪。

盛相思挽着她的胳膊起来,“下去吃东西吧?”

“好……”

两人一同往外走,盛相思想想又问,“关于元宝……你,没有一点印象么?”

白冉怔了怔,茫然的摇了摇头。

“没有……”

一想到元宝,她的感觉很复杂。

但是,“我完全不记得,我怀过孕,生过孩子……”

盛相思拧着眉,沉默片刻,道,“那司正泽呢?你们当时还是夫妻,他就算对你再不好,你怀孕生子,他总该知道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