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那个孩子呢

汀清湾的南门打开,车子载着盛相思和白冉,缓缓开出。

在门口时,停了下。

隔着车窗,盛相思看到了傅寒川那辆卡宴。

“冉冉。”

盛相思看了眼白冉,猜着她这会儿还没考虑好,并没有见傅寒川的意思。

“我去和大哥打个招呼。”

“嗯。”白冉点头应了。

盛相思下了车,“大哥。”

“相思。”傅寒川靠在车门上,眼神黏在车上,“白冉她……”

“大哥昨晚说的,我都原原本本的转述了。”

盛相思说的委婉,“给她点时间……还有,无论结果如何,我希望,大哥你不要给她压力。”

语调渐沉,“这些年,她太苦了。”

“嗯。”傅寒川拧眉颔首,“我明白。”

“那……”

盛相思指了指车上,“我上车了,大哥放心,冉冉虽然有些虚弱,但精神还好,她很坚强。”

“那就好。”

傅寒川暗暗道,他知道她很坚强。

如果不坚强,她挺不过这些年……

“走了。”

盛相思转身,上了车。

吩咐司机,先把白冉送到公司,再送她去片场。

而傅寒川的那辆卡宴,一直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到了白冉的公司楼下。

傅寒川坐在车上,目视着白冉下车,而后,进了公司,从始至终,没有回头看过他。

“大少。”祁肆斟酌着道,“时间差不多了……早会……”

“嗯。”

傅寒川回过神来,“走吧。”

“是。”

白冉赶到公司,在工位上坐下。

手机响了下,是傅寒川发来的。

【冉冉,我等着,你愿意见我的时候。】

“……”

白冉闭了闭眼,心上阵阵刺痛,下意识的想要把傅寒川给拉黑!

可是,眼前浮现出元宝的脸……

她收回了手。

不能拉黑,无论他们的关系如何,元宝……是她的孩子!

白冉放下手机,掌心轻轻的贴上小腹。

这里,当真孕育过一个生命?

想起盛相思提醒她的话,白冉拿起手机,给司正泽发了条信息。

【是我,有时间,见个面吗?】

今天的天气不好,从下午起,一直在下雨。

白冉打了卡,按时下班。

从公司大门出来,一眼看到了傅寒川的那辆卡宴,停在固有的位置。

显然是看到了她,车门推开,傅寒川从车上下来了,撑着伞朝她走来。

白冉目不斜视,视而不见,越过他和他的车,径直往路边走。

刚才她在手机上叫了车。

正好,车子到了,白冉拉开车门上了车。

傅寒川撑着伞,呆怔在原地,神色有几秒钟的凝滞。

“傅总。”司机很有眼色的把车开了过来,“要追吗?”

“嗯。”傅寒川颔首,收了伞,坐进车里,叮嘱道,“不要跟的太紧。”

“好的。”

载着白冉的车子,开往了闹市区。

到了地方后,白冉下了车,进了一家轻食店。

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手机接通的瞬间,她听见两个声音。一个,是手机里,另一个,就在眼前。

“冉冉!”

里面,靠窗的位置,司正泽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握着手机,朝她挥手。

“这儿!”

白冉点点头,收了手机,朝着他走过去。

“坐。”司正泽起身,替她拉开椅子,“下雨了,路上堵车吗?”

“还好。”白冉道,“我卡着点出的公司,还没赶上高峰。”

“那挺好。”

算起来,他们两个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坐在一起了。

司正泽有些紧张,把餐单递给她,“你想吃点什么?”

“我都可以。”

“那我来点吧?”

“好。”白冉没所谓,只是加了一句,“我请客。”

“……好。”司正泽怔了下,没有拒绝。

他按照白冉的喜好下了单,而后,看向她,“今天约我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今天律师才告诉他,他们的离婚判决书,这几天就要下来了。

白冉今天约他,应该是有别的事?

“是。”

白冉捧着水杯,抿了抿唇,“我是想问你……”

她正视着他,心跳和呼吸都变得很快,“你知不知道,我……曾经怀过孕,生过孩子?”

“!”

话音落,对面,司正泽一张脸顷刻间僵住了。

看他这反应,白冉扯了扯唇,猜测道,“你……是知道的?”

“你……”

司正泽张口呼吸,喉结猛烈滚动,不置可否,而是问道,“你怎么会这么问?你……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

白冉皱眉,注意到了他的用词,肯定了,“你果然是知道的。”

“我……”

司正泽面色几变,纠结着挣扎着,最终,点了点头。“是……那你,是想起来了?”

“没有。”

白冉勾了勾唇,低低嗤笑,指了指脑袋。“这里面,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你怎么会……”司正泽不明白,“怎么会知道的?”

白冉默了默,避开了这个问题。

“这不重要……我约你出来,是想问你,我怀孕生子的事。”

她的眼眶微微泛红,眼底也渐渐透出血色。

艰难的开口,“当年,新婚之夜后……我……怀孕了?”

“……”

司正泽面色苍白,重重闭了闭眼,好半天才点点头,“是。”

再睁眼,眼底通红的一片。

“新婚之夜的事后,我是真的想忘记过去……好好的和你过的!可是,可是……”

他艰难的,根本说下去!

可是谁能料到,等他说服了自已,回到白冉身边时,却发现,她居然怀孕了!

白冉静静听着,他的意思,她明白。

虽然她不记得了,但是,她能想象得出,当时的他,该有多崩溃!

“那……”

往事已矣,白冉现在要追究的,并不是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

她稳住心神,继续问道,“那个孩子呢?我生下来了,对不对?”

“应该是生下来了。”

白冉注意到了他的用词,“应该?”

“因为,我不清楚具体情况。”

司正泽深吸口气,说起这一段往事,满满的痛苦。

“你怀孕后,原本,是准备要拿掉的……”

这样一个孩子,别说司正泽接受不了,白冉也是一样。

“然后,你妈妈来了江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