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

沧州南,大道边。

有那么一间槐安客栈。

相传当年这客栈在选址时,选来选去,选出来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正中间刚好立着一棵百年槐树,大伙儿都觉得这树有年头了,砍了可惜,但工程又耽误不得,于是最后老板跟工匠们一合计,便想到了:不如就以这槐树为中心,先定下一个「中庭」,然后围绕这个庭院,造一个回字形的客栈。

这样一来,客人们无论是住店、歇脚还是吃饭,都可以通过大堂或客房的窗户瞧见中庭那古槐冲天、浓荫洒地的景致,也算是一番雅趣。

就这样,客栈顺利建成,其名字也顺理成章地定为了「槐安」。

到如今,这客栈确是成了当地的一景儿,多年来生意也一直不错。

不过,近日,这间至少十几年都没停业过的客栈,以及其周围的好几间店铺,却都突然挂起了要「停业数日」的牌子。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明明都挂了停业牌了,但这些店铺内外还是有不少人在忙活着,甚至还出现了专门负责站岗的人,且都是些生面孔。

那附近肯定有好事儿的老百姓要去打听啊,这是咋回事儿啊?

一问方知,据说是有一位「大主顾」,狠使了些银子,把这槐安客栈连同旁边几家小店全都包了下来,准备在此招待几位「贵客」。

至于包几天,这个就不好说了,反正什么时候把人接待完了,他们就什么时候离开,在那之前,有一天算一天,他们都按店家正常营业流水的三倍付包场费。

不仅如此,在他们包场期间,这店内外从厨师到杂役再到安保,他们也都换成了自己带来的人,原本的店家连人工都不用出。

列位,看到这儿,想必有不少人已经猜到了,能这么办事的「大主顾」,无疑就是那慕容世家了。

而他们特意包下了这大路旁的客栈,甚至连周边店铺都给清场了,是准备「招待」谁呢?

此处咱也不卖关子,他们的「贵客」,正是那孙亦谐和黄东来……或者更具体一点说,这全套措施,就是针对孙亦谐一人的。

且说当初,那慕容籍「猛龙过江」,想把家族的事业拓展到江南地区,却不料在杭州被孙哥摆了一道,损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不说,最后生意还是没做成,只能灰溜溜又回了老家。

一回家呢,他就去跟老爹慕容抒诉苦外加告状,说自己这次翻车真不是能力不足,要怪就怪那个孙亦谐……那货是怎么怎么卑鄙、何等得狡猾、多么得虚伪……反正基本也都是事实吧,说了一大通。

却没想到,慕容籍说完后,不但没有得到老爹的同情和原谅,反而被臭骂了一顿。

慕容抒就跟儿子讲:江湖也好、生意场也罢……你玩儿不过别人,事后说什么都是白搭;你今天输给了别人一次,其实无所谓,但你要是输不起,还总是把输的原因都归结于别人,又老想着要让你爹帮你去解决难题、找回场子,那你这点器量拿出去不是丢我们慕容家的脸吗?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爸?永远能有人给你擦屁股啊?

慕容籍就这么被教训了一通,整了一无言以对。

表面上呢,他是接受了父亲的教诲,毕竟他也明白那些话说的都是有道理的,可心里呢,多少还是有点埋怨自己的父亲,同时对孙亦谐的恨意也又涨了几分。

不过这种仇恨嘛,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转眼,这事儿过去快一年了,慕容籍也已渐渐淡忘了那次经历,却没想到……嘿!偏偏就是这时候他收到了「东谐西毒」正在前往沧州的消息。

这就叫冤家路窄啊!

他们慕容世家为了半个月后与霸拳宗的谈判,近期已调动了大量的人力物

力来到沧州,而且这次是由家主慕容抒亲自坐镇的,是真正的「强龙敢压地头蛇」的势头。

所以如今的沧州,即便不能说是慕容世家的主场,也算半个主场吧。

慕容籍心说:你姓孙的在这种时候自己送到了我嘴边来,那可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不说了,先摆个鸿门宴给你「接风」,你当初在杭州怎么搞我的,就当我跟你那儿学到了,我也来搞你一次。

于是乎,就有了眼前这出包下整个槐安客栈及其周边一带的戏码。

而另一边呢,孙亦谐、黄东来、方丈、还有牛氏兄弟这一行五人,对此还毫不知情。

且说他们几个,在告别了海苍峰之后,便去买了辆马车,沿着官道北上。

这一路,他们走得都颇为顺利,十来天的功夫,就已接近了沧州地界,而这槐安客栈,确是他们的必经之处。

这日傍晚,有雨。

春雨绵绵,薄雾香生。

孙黄等人乘坐的马车沿着有些泥泞的大路不紧不慢地前进着。

当远处客栈的轮廓淡淡地浮现,前方的雾中忽然就跑出来七八人。

这些人皆身穿着蓑衣,衣下有没有藏兵刃不知道,但从他们跑步的姿态和气息判断,个个儿都是练家子。

驾车的牛有金和牛有银也都是老江湖了,见此情景,他们当即放缓了马车的速度,并做好了随时跳起来迎敌的准备。

同一时刻,车内的方丈自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正在闭目养神的他,人是坐着没动,但嘴里已轻轻念叨出一句:「可千万别打起来,不然准得淋成落汤鸡。」

看起来,相比面对突袭时「能不能打赢」或者说「能不能活下来」这个问题,他更关心的是打架会淋湿自己。

好在,事情并没有朝着直接爆发武力冲突的路子上走……

那七八人跑到车前,便都停下了,紧接着,他们中为首的一人便冲着驾马的牛氏兄弟便抱了抱拳,高声道:「二位请留步,敢问这车上坐的,可是那方丈方大侠、孙亦谐孙少侠、还有黄东来黄少侠?」

此时,这雨下得虽是不小,但雨声却较为轻细,故此人抬高嗓门儿这么一问,车里车外,就算没有耳功的人也能听得很清楚。

「在下正是黄东来。」一息过后,牛氏兄弟尚未说话,黄东来便已撩开了车舆一侧小窗的帘布,露出脸来,冲外头那人说道,「不知几位兄台找我们有何贵干啊?」

此处黄哥之所以回答得这么干脆,一是因为他见对方上前搭话的措辞还挺客气,想来不是奔着杀人来的;二则是因为……就算对方是奔着杀人来的,他们身边有方丈在也不怕。

「黄少侠客气了,我等只是替主人来传话的……」对面那人姿态倒也放得很低,连「兄台」这称呼都不敢当,「我家主人已包下了前面的客栈想为诸位接风,不知几位可愿赏脸,前去与我家主人一叙。」

「哦?」这一刻,孙亦谐的脸忽从小窗那儿横插出来,挤开了黄东来那张脸,冲着外头那人问道,「你们家主人男的女的?」

「呃……」这个问题,是对方始料未及的,「……男的。」犹豫两秒后,他也只能如实回答。

「哼……」孙亦谐一听这答案,马上冷哼一声,坐回原位,张口就下了判断,「鸿门宴,非女干即盗。」

黄东来斜了他一眼:「诶?孙哥,那如果对方是女的,你就能确定不是鸿门宴了吗?」

「不能啊。」孙亦谐理直气壮地回答,「但对方是女的,我至少不怕”女干”了不是?」

「行行……当我没问。」黄东来干笑一声,又将视线转回去。

这时候那几个跑腿传话的脸上已是变颜变色,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俩哪儿有一点少侠的样子啊?

「那好吧,我们跟你们去就是了。」黄东来随即又道。

他这也是想穿了,既然人家都已经包下客栈等着咱了,还由得了咱们拒绝吗?再说我们本来也是打算在前面的客栈住下的,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先去看看人家这鸿门宴怎么摆吧。

「呃……好,几位请。」传话的那几人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便兵分两路,其中的一人先跑回了客栈回禀,而另外的几人则分别散到了马车的四周小跑着随行,俨然是一副怕他们突然加速逃走的架势。

这时,车舆内的方丈又开口了:「我说你们俩……是不是有啥毛病啊?一般咱们走江湖的,听到有人等着给自己接风洗尘,立马想到的都是可能有道儿上的老友要接待自己,但你俩咋一开口就认定是鸿门宴呢?」

「害~」孙亦谐一撇嘴,「黄哥仇人多呗。」

「毛!」黄东来这一嗓子,调门儿直接高了八度,「就你还有脸说我?」

「好好好,我也有那么几个仇人,行了吧?」孙亦谐用颇为无耻的神态挑眉应道。

「甭几个了,就四个。」黄东来边说着,边举起了手,掰着手指头帮孙哥数,「男、女、老、少。」

「那你也是四个。」孙亦谐当即反呛道,「人、鬼、妖、魔。」

「行了你俩别贫了,我已经听明白了。」方丈这几天听这俩的相声也听了蛮多了,赶紧打断道,「我现在估计啊……我这趟”保镖”的差事走完,我也要成你们仇人了。」

他们几个闲聊之际,马车已然接近了客栈。

慕容家那些人手是如何帮他们牵马撑伞的,此处不多赘述。

长话短说,三分钟后,他们一行五人便踏入了那槐安客栈的大门。

此时那客栈大堂内,灯火通明,且酒席也已备下;距大门不远处,还站了一大堆人在等候着,从慕容家的主人、家臣,到负责伺候的随侍都有。

而双谐等人进门后,第一个过来迎他们的人,却不是慕容籍,而是慕容抒。

「在下慕容抒,见过方大侠。」那慕容抒第一个去请礼的人,也不是双谐,而是方丈。

这咋回事儿呢?

原来啊,慕容籍这几天的那些操作,他爹全都是知道的,只是一开始并不想去理会。

因为在慕容抒眼里,他儿子和孙亦谐之间的那点事儿,无非是两个小辈之间的一点点小过节而已,并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仇恨——你们几个小子要闹就闹吧,大不了我儿子再被那孙家的小子整一回,那又能怎样呢?

可就在昨日,慕容抒得知了一个慕容籍都不知道的情报,即「与孙黄同行的人中,有方丈在」。

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方丈这人的性子,江湖上素有传闻呐,他在场,真不好说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于情,慕容抒担心儿子得罪了方丈会被修理得很惨。

于礼,要给方丈这个辈分的人接风,的确是得慕容抒亲自去。

综上所述,慕容家这位当家一琢磨:得了,事已至此,我自己跑一趟吧……要是条件允许的话,我帮儿子出个头也行,也挫挫那孙家小子的锐气。

于是,就在今儿中午,慕容抒突然现身于此,从儿子手中接过了这里的指挥权。

「慕容兄有礼了,方某只是一江湖闲人,大侠实不敢当。」虽然是第一次见慕容抒,但既然对方挺礼貌的,方丈便也以礼相应。

这就把双谐看愣了。

「喔尻……原来你会好好说话啊?

」孙亦谐当即吐槽道。

「方哥,你突然这么正常,搞得我们很不习惯啊。」黄东来也接道。

「啧……」方丈一听,转头就露出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叹息一声,再看向孙黄,「你俩这是真不嫌仇人多是吧?」

「呵呵……」慕容抒这时也笑着看向了孙黄二人,并且迅速通过「一个没有眼睛、一个没有脖子」的描述判断出了谁是谁,「想必二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东谐西毒”了,果然都是一表人才,英雄出少年啊。」

慕容抒这就属于是套词儿了,反正你见了哪个少侠都可以说这两句,除非对方真的特别丑,那就把「一表人才」换成「面貌雄奇」之类的。

「慕容前辈过奖了,我二人江湖资历尚浅,都是同道给面子,一点虚名而已。」黄东来这边也是顺嘴套词,自谦两句。

「好说好说……」这时,慕容抒又把视线移到了站在双谐后方的牛氏兄弟身上,「对了,还未请教这二位是?」

对于牛氏兄弟的情报,慕容抒是真不清楚,但他见这两人身材高大、相貌气质也不像是屈居人下的一般喽啰,且一看腿上功夫就不俗,故也顺便问了。

「在下牛诺唯……」

「在下牛思基……」

牛有金和牛有银先后开口,然后双双抱拳,齐声应道:「见过慕容先生。」

很显然,他们这俩新化名,是孙黄帮忙出主意起的……

对孙黄来说,起这俩名字是有玩笑的成分,但对这个宇宙的其他人来说,的确是看不出这几个字有啥梗;牛氏兄弟甚至觉得,这俩名儿起得相当好,一个是指要信守承诺,另一个则是指不要忘本……看起来比他们的真名还讲究呢,反正比「马金」「马银」这种要强多了。

「好,好,二位有礼了。」慕容抒没听过这俩名字,不过他脸上自是不会显露出什么轻视表情的,还是客客气气地回礼。

而就在此刻,孙亦谐忽然就表情一变。

也不为别的,只因这一瞬,孙哥与站在慕容抒身后那一堆人里的、一直在默默瞪着他的慕容籍……对上眼儿了。

「吆!」孙亦谐那反应叫一个快啊,他当时就用一种老鸨腔怪叫一声,掩饰住了自己的表情变化,并顺势迈步向前,径直走向了慕容籍,「这不慕容兄吗?好久不见啊!我可想死你啦!哈哈哈哈哈……」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哈哈大笑起来,并上前给了慕容籍一个热情的拥抱,抱完还拍了拍对方肩膀,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好像是真见了亲人似的,脸上那叫一个高兴。

而慕容籍呢,人都傻啦,故他对孙亦谐的一套动作也没什么抵抗,被抱完后他一脸懵逼地站在那儿,心说:「是他把我认成了别人?还是我的记忆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是我和他之间存在什么我并不知道的误会?」

别说他傻了,慕容抒都傻了。

慕容抒这时心里也在嘀咕:「啥意思啊?我儿你不是在杭州跟那孙亦谐结仇了吗?怎么这会儿瞧着他跟你的关系……比你跟自己的亲弟弟还亲呢?」

毫无疑问,孙亦谐这一手出其不意、反客为主……确是成功扰乱了对方。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呐,原本慕容籍是想找个节骨眼跳出来,阴恻恻对孙哥来一句「孙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会是我在这儿等你吧」来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可现在这话他愣是说不出口了。

甚至他现在对孙亦谐冷淡些,都显得有点不礼貌了……

「啊……孙……孙兄,别来无恙。」慕容籍懵了几秒,也不知说啥,只能顺着对方回了一句。

「好说好说,咱俩谁跟谁啊。」孙亦谐一看对方也上道

,顺势就勾肩搭背上去,「今儿咱不醉不归,哈哈哈。」

就这样,一场基调本该是笑里藏刀、处处提防的鸿门宴,稀里糊涂的……真变成接风宴了。

到第二天慕容家这对父子回过味儿来时,沧州城里已经传遍了「慕容世家为争夺少年英雄会主办权,力邀东谐西毒与天下第一枪助阵」……这样的传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